9月14日,由上海海洋大学教授杨先乐组"> 首届渔药大会把渔药企业联合起来_青浦体育吧-青浦体育网
排球

首届渔药大会把渔药企业联合起来

2019-07-12 19:21:2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首届渔药大会:把渔药企业联合起来!

520)this.width=520;" border=0>

9月14日,由上海海洋大学教授杨先乐组织的首届渔药行业学术盛会“2010年中国首届渔药研制与规范使用专题大会暨中国水产学会渔业行业协作成立大会”(以下简称“渔药大会”)在江苏吴江海悦花园酒店召开。 此次会议由中国水产学会、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和上海海洋大学主办,中国水产学会副秘书长曲宇风、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站长魏宝振、中国水产科学院院长张显良、吴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沈金明、江苏省海洋与渔业局局长唐庆宁等出席会议。渔药大会主要以主题报告、专题报告形式对渔药(包括微生态制剂等)的研制与开发、渔药的安全评价和风险评估、渔药产业政策环境、市场状况与管理方面的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深层次的探讨。 此次大会,众多嘉宾做了精彩的主题报告,其中,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雷霁霖院士和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用药指导处处长王玉堂分别作了《蓝色产业绿色护航科学用药要靠处方》、《中国渔药管理发展战略研究》的报告,大会组织者杨先乐则做了题为《我国渔用微生态制剂应用现状及发展对策》的演讲。 会议第二天,中国水产学会渔药行业协作通过讨论后正式成立。“有家的感觉真好!”珠江水产研究所研究员黄志斌感慨到,“成立协作,一来可以规范和协调渔药行业,二来也可以为渔药行业服务,通过共同呼声影响国家对这个行业政策的制定,并针对销售环节成立专家团队。” 据了解,为强化我国水产养殖用药指导工作,了解我国渔药的生产、经营、研发状况及存在的问题,5年前,全国水产技术推广总站组织了“全国渔药地方标准升国家标准技术协作组”,开展了地标升国标工作,按规定,今年年底,原有的审定标准将重新审定;此外,今年3月1日农业部颁布并正式实施《兽药经营质量管理规范》(简称GSP),兽药经营者将如何转型;还有目前微生态、渔肥等产品归属不明,行业又该如何规范?为此,本刊采访了国内部分渔药生产企业代表,希望对业界有所帮助。 市场竞争是企业发展的原动力 ——广东绿百多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孙建华 其实药品本来就要按照国标做,之所以国标渔药少是因为能通过国标审定的这些标准大多数是从畜禽药转过来的。而GSP的实施,从管理层讲是好的。其实不管GMP还是GSP,这中间的规范经营都是需要的。 中国渔药行业一直在发展却也很乱,就是因为没有大的企业进来。目前大的饲料集团进来了,我们该怎么办?我认为这饭碗还可以吃很多年,大企业站的更高看的更远,可以带动整个行业。大企业的加入或许相关的管理制度、法律法规都会出台,将有利于整个行业发展。市场竞争是企业发展的原动力,我的观点是好事。 企业应尽快调整淘汰国标渔药的转型 ——广州市利健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郭权锋 农业部越早淘汰不能通过的国标渔药,确定并发布统一的国标渔药,应该越有利于渔药企业的发展及规范。随着新国标渔药的确定,我们企业应尽快调整淘汰国标产品的转型,尽快形成与自身企业相适应的国标渔药品种,集中力量推广企业的优势产品,确立市场地位。渔药企业的生存空间在于做强做大再细分市场! 农业部实施GSP,对规范企业也是个利好消息。虽然GMP“先行一步”,但渠道却没有同步规范,导致了过去几年来市场的混乱。一旦强制执行GSP,对不规范企业的运作将能有效的遏制,并有利于市场和企业运作的进一步规范化,但这也要求经销商须尽快筛选自己的供应渠道——厂商。我认为应选择规范的GMP企业作为渔药来源,才有利于长远发展。 渔药业发展不是一个企业的事 ——北京渔经有限公司总经理蒋火金 在地标升国标过程中,渔药的评审标准是完全参考兽药的临床要求及评审标准,同时在评审过程中,考虑了渔药的特殊性,并考虑了我国的实际情况,给予了一定的照顾。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渔药生产企业无法按新兽药评审标准的临床要求去做渔药的试验,国内的渔药生产企业就很难通过新渔药的评审。 在新兽药(渔药)无法得到更多创新的前提下,提倡健康养殖必将是首选,作为渔药生产企业,我们必须顺应这种形势,更多地向渔民宣传健康养殖的理念,通过适当的养殖模式、调节水质,提高水产养殖户的经济效益。因此,渔药生产企业下一步应更多提高对养殖者的服务来应对这一新的形势。 对于GSP的实施,我个人认为无非是提高了经营单位的门槛,对兽药经营企业有了更高的要求。渔药生产企业、经销商除应关注实施GSP外,还应关注民法、产品质量法、工商法等相关的法律,进一步规范自身的经营行为,通过掌握各种法律,规避风险,做强做大。 未来中国渔药业的发展,不是一个企业单独发展的问题,渔药企业应贴近养殖户,和苗种、饲料等行业一起为养殖户提供更专业、更优质的服务。近年来农村养殖合作社的发展,更进一步加强了这种发展趋势。 新国标,以不变应万变 ——拜耳(四川)动物保健有限公司业务发展部经理刘涛 未来中国渔药行业的发展趋势必然是优胜劣汰的,渔药企业应该坚持为养殖户服务的原则,加强服务的企业将最终存活并继续壮大。 对于新国标药时代,我认为渔药企业应以不变应万变。而我公司将会坚持公司的原则,对任何可能对环境造成危害的产品我们都将不予批准进入市场。 关于微生态制剂、鱼肥等企业标准产品行政管理归属不明的问题,这和国家的意识有关,近期农业部的答复也非常明确,针对水体的保健品不归属到兽药范畴,因此对于渔药企业来说,坚持负责的态度最重要。 管理规范、专业的企业将胜出 ——天津汉普森药业集团水产事业部总经理蒋黎明 新国标渔药的到来将为我国水产养殖业防病治病带来名副其实的用药时代,由于目前我国渔药标准不明朗,一旦过渡到阳光之下,会有更多的GMP企业进入水产行业,使行业向有序竞争发展。 未来的渔药行业的领军者将属于行业内管理规范、专业的企业。只有可控,开展业务,建立流程,才能找到问题的关键点,规避各种意外状况。GSP实施以后,可以更好地加强内部建设,强化服务体系构建,使产品从使用终端到销售环节都有据可考,避免产生争议,我认为渔药企业可主动帮助经销商通过GSP,让他们积极融入并保证经营环境健康持续发展。 中国的“鱼”不需要药! ——江苏省宿迁市伯利恒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孙广好 中国的“鱼”不需要药!有一句良心话:中国的鱼已经被“药”了几十年了!谁之过?我希望不要让这种“过”上升为国家化,否则百姓索赔的理由都没了,更不要让这种中国“鱼”的悲哀转嫁给国家。做一个社会期待的企业和经销商才会和谐,才是百姓之福,也使你能赚钱,赚得心安,赚得长远! 安全意识最重要 [page_break] ——成都三阳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王乙力 水产药品行业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我们每个企业都应有自己的目标定位。今年GSP由各省根据各自情况试行,我认为这是给了企业一个机会。在这一两年内,我会把渠道建设放在企业发展的首位,并加强与经销商的合作,免费为经销商提供GSP技术服务,最终实现双赢。 同时,通过这次GSP的认证,我希望主管部门把安全意识作为一个很重要的考核指标。水产养殖本身风险都很大,很多方面会造成死鱼死虾,渔药企业在这方面承担了很多不应该的,希望上级主管部门高度重视这一现象。同时养殖户应理性对待,让我们水产行业健康的向前发展。 非药品迟早纳入行业标准管理 ——江苏绿科生物有限公司总经理路怀登 作为一家专业从事微生物产品研发和生产的企业,我们自身的工作重点是在生物发酵技术的研究及相关产品的市场拓展上,并不涉及国标渔药。但我们对此事也十分关注。今年是渔药国标重新审定年,如果渔药企业能够更加注重自主创新,加大技术开发和集成的力度,进一步规范管理,实现规模化生产和管理,这将是一个机会。 水产微生态制剂因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而备受关注,但由于此类产品执行企业标准,企业相应的准入门槛较低,造成目前存在着如大小企业一哄而上、产品质量鱼目混珠、恶意低价竞争等问题,严重挫伤了正牌优质企业的积极性,给水产养殖业的健康发展带来了隐患,我认为这类产品早晚将纳入行业标准管理的体系。 注重国标渔药的生产工艺 ——宜兴市苏亚达生物技术有限公司总经理蒋利平 国标渔药的主成分和含量都是一样的,但是工艺有很大的差异。譬如乳化剂和增效剂的使用剂量、种类、使用方法,各个厂家都会有差异,这或许就会导致产品的质量有很大的差异。另外,很多企业有做非国标渔药产品,这一方面也是企业生存的一个选择。原来的渔药国标去掉30%没有关系,但现在很多企业以非药品的幌子做药品,这会给正规的企业造成冲击,譬如二氯海因等就存在这样的情况。 GSP在江苏做得比较好,药品经销商都是积极的去领证,去遵循行业的要求。虽然对于部分渔药点初期是增加了一些成本,譬如增加人员费用,但管理规范的渔药点会逐渐做强做大。虽然现在一些直销店目前对这些GSP点还是有些冲击,但从长远来看,直销店的生存空间有限。 企业要干好自己的本质工作 ——成都三友药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李雪林 GSP跟当年的GMP一样,是一定会来,也是一定要来的!对于兽药GMP,几年下来我是再熟不过了,也有幸拜访过多家“兽药GSP”通过的经销商家。唯求行业中的生产企业、经销商加强自律,本着对社会、对养殖户负的态度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让主管部门为了行业规范所付出的努力从“丰满的理想”变成“骨感的现实。” 目前,貌似红火的微生态制剂、渔肥市场,十之六七的品牌都只是“昙花一现”而已。养殖户要的是效果和效益,没有“金刚钻”揽了“瓷器活儿”的人,迟早会原形毕露的!我期望农业部的药政、药监部门或是水产渔政部门应该站出来说话!否则,行业永无宁日! 这是个必须正视的行业! ——武汉中博水产生物有限公司总经理艾桃山 当初成立升标协作组有它的优势,也是一种必然的选择,约定了游戏规则,在分工协作基础上提高了效率,加快了升标进程,但最大的弊病——就是大家都在一个标准下做同样的事情,体现不出企业个性化及行业整体的创新。目前渔药这一块,研究的深度、广度不够,还不能足以支撑其成为独立的行业产品标准体系,达不到兽药的那种严谨而规范的水平,所以还是会有一个过渡期,这个过渡期所导致的结果就是行业的不成熟性。但GMP的实施毕竟是进步,在要求自律的基础上对企业有了规范的约束标准。 GSP的实施,应该说是好事,能促进企业的方方面面如管理、服务、创新水平的提升,但一旦监管不到位,就如同鳜鱼吃配合饲料一样,鳜鱼吃配合饲料可以训练到位,但最难的是什么呢,只要有一条活鱼进去他就不吃配合饲料了!无论是GMP还是GSP,作为渔药企业,这是必须的基本功,但渔药企业发展又必须与水产养殖业健康稳定发展及渔民价值体现息息相关,销售方式是次要的,以合适为好,但服务是主要的,尤其是通过服务为客户创造价值才是终极目标。 渔药行业是个容易被忽视的产业,但恰恰是渔民最需要的一个产业;这是一个不规范的产业,却又不得不规范的产业,否则,水产品安全包括养殖水环境都会因此成为一纸空谈,相比水产种苗、饲料业更为重要。这是必须正视的产业。 暴利时代总会终结 ——青岛中仁药业有限公司总经理张述智 目前经营渔药的厂家多得数不清,在全国范围每年都会看到或听到“新的”厂家出现,而且大多都宣称自己是“通过GMP”的厂家,许多原先做鱼粉、畜禽药品的企业也在加快进军渔药生产经营范围。可以说,目前渔药业真的有点像春秋战国,百家争鸣。 冷静下来考虑一下:渔药企业的目标是什么?我认为,渔药企业的目标是为了解决老百姓的问题,老百姓关心的问题是如何控制在水产养殖过程中的病害,提高成活率、提高养殖效益。渔民的实际感受是我们渔药企业发展存在的最大的意义! 面对即将到来的GSP时代,首先明确一点:完善的规范化经营。暴利时代总会终结,就像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甲鱼养殖,时代造就了一些神话,但总归要回归现实,市场的容量很大,作为企业或者经销商想要追求强大唯一的方式就是做出自己的特色,不追求暴利,依靠公司强大的实践研发能力、稳定产品的质量、丰富成熟理论指导实践为渔民解决实际问题。同时按照国家法律法规做好自己的分内职责。渔药企业、经销商正在进入规范化调整期,水产品安全、养殖生态环境安全是渔药规避风险、做强做大的前提。

网站建设的问题有哪些
微信上怎么开通小程序
学seo没有坏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