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神煌第九三八章异变终生

2018-12-11 18:44: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煌 第九三八章 异变终生

冥狱的天空一直都是死灰之色,更有一层永不消散的阴云,笼罩天际

整个世界,白日里都是黯淡如夜冥死之气弥漫,阴森诡异

然而此时,天上已看不到那黑压压云层晴空万里,那烈日悬与当空,也感觉不到四周,有太多的阴气

怎会如此?

他离开的这十天,到底是出了什么变故?

怔然了半晌,陆天青才回过了神下意识的,就看向了那冥狱方向

那头无相神魔,此时已然不在,不见了踪影而弥漫数百里的黑雾,亦同样无影无踪

于是更为疑惑——

一个闪身,陆天青到了那渊门之旁而后就若有所思的,看着四周

此处似乎被什么火焰烧灼过,将数百里内,都化成白地

脚下则全是熔岩化成的地面,竟是把这地下数千丈,全数生生烧溶!

再仔细感应,陆天青心中更惊只觉这一域世界的法则之力,连通死狱禁阵,都有了不少松动

似乎是不久之前,才受到过巨大的外力冲击

“难道真是绝焰?”

若是圣尊出手,自然不难办到可这位绝焰老祖,也为何这般做?总不会是闲得无聊

最后陆天青目光,就落在了几百里外,那躺在一株妖树旁的宗守身上

十日不见,此子给他的感觉,又有了些不同

气机内敛圆融守真,不漏于外却不知怎的,又给人一种暴躁之感令人隐隐心悸,有些不安

陆天青皱了皱眉,遁空挪移,瞬闪了过去

正眼神复杂,注目着树下这少年接着就见宗守的眼皮微微跳动似欲睁眼

醒来了?

陆天青心中才略过此念,就被宗守的双目吸引

只见那对眸子里,赫然已是一片血红之色有如血玉纯净无比,没一点瑕疵杂色

眼神深邃,使他的意念

陆天青却不怒反笑,此子这般,倒也算合他意

“此间变故,是你所为?”

绝焰已然离去,唯一能问的,就是这少年

宗守闻言望向了四周,对此处的变化,同样是心惊最后迷茫的摇了摇头:“是我与绝焰圣尊——”

依稀记得一些,最后昏迷之前,发生的一切

这里的黑雾尽被焚毁,隐约是与自己有关可他宗守,哪能有如此神通能耐?

说是他与绝焰圣尊合力,也不算错

陆天青也是释然,虽还不知具体的情形,不过却果真是那位绝焰圣尊的手笔,

相当然的,就将宗守忽略一个初入仙境的后辈,哪怕天赋绝顶,要有如此神通,却也需时间积累

只是想想此子的天资,却也有些心悸

这个少年只要不死,迟早有一日会爬起来,站到巅峰高处,可谓是心腹大患!

杀意暴起,却又想起了绝焰之言,又复压制了下去

宗守是浑然不觉,又迟疑着开口道:“绝焰圣尊与我有约,若我能胜他精血化身则可将我母之罪开释,免去剩余刑罚——”

那绝焰已明言反悔,宗守却仍是抱着万一之念

至境圣尊,总不能真言而无信不顾颜面

即便真是如此,他也要大肆宣扬,让所有人知晓这绝焰的无耻!

可当这句话说话,陆天青却顿时目光呆滞

胜过绝焰的精血化身,就免去陆含烟的剩余刑罚?

此言当真?

听这宗守之言,居然还真是胜了?

至境尊者,哪怕一滴精血万分之一的实力也可相当于神境初期的修士——

以其在灵法武道上浸淫数万载的造诣,又怎么可能会输?

哪怕是同阶实力,数十余个神境联手也未必是这绝焰之敌

可若是这真如这少年所言呢?那又当如何?

可怖!

一股深层的恐惧,弥漫着陆天青浑身上下

目中全是忌惮之色,若是再给眼前此人数百载时光

只怕整个陆家,无人可制!

宣华国主看似地位稳固,然而在未来的此子面前,却只怕如沙筑之城,一推就倒!

此时固然远不及他们,可未来前景,却真不可度量!

一时之间,陆天青只觉胸中冰冷到了极致

那绝焰圣尊将他支开的这十日时间,多半是为试探,这宗守的潜力极限

只怕正因知晓此子的天资难得,才有了与焚空圣帝一脉,重新修好之念

此时此刻,可能仍是在犹豫之中一方已掌陆家,小半之权拥有能使焚空陆家分裂之力一方则是潜力无穷,只唯独日后,是否能成功登入圣阶,仍难预料

一时之间,那无穷的杀意,再次升腾而起!

有种强烈到难以言喻的冲动想要将这少年毁去!

即便那绝焰有言在先,也难压制!

宗守心有所感,蹙了蹙眉头

也不知是否因那血脉异变之故,他对人心念感应,灵敏之至

眼前这位,每次说话时的所思所想,几乎都能预知部分

对他心生杀意,已经有两次,一次比一次深沉

血眸中微光闪烁,暗暗警惕

却见那陆天青转而一笑:“你母亲?可是陆含烟?不久之前,她就困在这株树下你在此间,应该见过几面才是绝焰圣尊不曾守约么?那还真是如此,不久之前,绝焰圣尊才将你那母亲,移往到九层死狱说是通联外人,意图逃狱——”

说不出是到底是出于什么心态,不过那陆云戈,既然说是要这宗守,受尽折磨而死

那就依其之意,此子能死不瞑目,是最好不过!

说话间把一张赤金飞梭拍出,穿梭向虚空远处

联系宣华之法,不止是圣庭的传音之阵一条,

这枚飞梭,可须臾间,远传亿万世界,他手中也只一枚应急

今日之事,他陆天青必然要付出绝大代价然则那宣华,却也需为自己出死力不可!

对面的宗守,仍在发呆,似乎还仍在震惊

陆天青见状冷笑,这也早在他意料之中

知晓那女人,其实是他母亲拼死寻觅,可到最后,却偏偏相见不能识,任何人都会是如此神情

陆天青又一抬手,一只有着黄紫青三色的细小蛊虫,出现在他手中

正是陆云戈所言,三灵问尸蛊!

只是随即就又觉不妥,将这蛊虫收起另将一物,取在手中是透明的虫影,在陆天青的真力灌注之下,才显出形迹!

三灵问尸蛊虽能令人痛苦不堪,气血尽消而死,却难瞒过旁人

倒是这无形吞神丝,亦乃九绝死狱中所产之天生异种,类属蛊虫

发作虽慢,却无影无形,不知不觉,哪怕至境圣尊,也难查知一段时日之后,也可脱去些嫌疑

只稍稍犹豫,陆天青就将几道印决禁止,打入其中

他虽匙鼠两端,出了名的滑不留手,却也知厉害取舍

此子早除,虽是代价不鞋却也只得拖延下去,只会生变

倒不如一开始,就绝了绝焰圣尊的指望!

意念一起,那无形吞神丝就化作一条银线,无影无形的直刺宗守脑髓

然而这时,陆天青却神情剧变

直觉一股炽烈气焰,从宗守身上忽然勃发赤红之火,须臾间弥漫开来

陆天青悴不及防下,浑身罡气,也被烧开大半

楞了一楞,而后脸上苍白如纸这分明是,焚世之炎!

怎么可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