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神奇顺风车第三十八章丁一天把导员骂哭了

2020-01-19 22:35: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神奇顺风车 第三十八章:丁一天把导员骂哭了

中京科技大,14号寝室楼前,一辆红色的捷豹停下,土豪丁一天闪亮登场。

身穿西装的梁力文恭敬地帮他打开门,丁一天下车,然后深吸一口气,迎着十一月的寒风,嘿一声,就把左手袖子撸到胳膊肘了!

在他的手腕上,那罗西尼的绿色手表,迎着清晨8点多的阳光,璀璨得像是绿色的太阳一样,特别吸睛。

丁一天恨不得挥舞着自己的左臂,对着人群“biubiubiu”发射一阵绿色的激光,闪瞎他们所有人的眼!

可惜今天是星期六,周六早上的寝室门前,简直都能抓麻雀了。

丁一天扫了一圈也没看到能找谁炫耀一下自己的新手表,恋恋不舍地把袖子撸下来了。

丁一天终究没舍得把这块表推掉,实在是这块表太漂亮了,漂亮的不像是罗西尼这个牌子的。刚才在酒店里,他戴上试了试,就不舍得摘下来了。

梁力文也说,果然这表还是要年轻人戴上好看,还说这表不值钱,希望丁一天不要嫌弃。

丁一天真是一点也不嫌弃,恨不得能戴三个表,非常开心的笑纳了。

反正不值钱嘛!

哥也是能代表的人了!

收下这块手表之后,丁一天的光幕上又闪过了一道信息:“得到ROLEX潜航者(绿水鬼),权力财产+1”。

这让丁一天很惊讶,这一块表,竟然让他财产+1了?

原来罗西尼很厉害嘛!以前还小瞧了它!

或者说,我之前到底有多穷?

等到丁一天下了车,梁力文凑到了丁一天身边,道:“昨天你夜不归宿的事,需不需要我去帮你协调一下?”

“不用,我自己解决就好。”丁一天摇摇头。

让白银III帮自己对付青铜III?杀鸡焉用牛刀,而且之前韩人力对丁一天说过,马训利是一个软蛋,对他要强硬一点。

什么叫强硬?今天早上面对郭远望的时候,丁一天是真真正正体验到了。

郭远望是白银II,丁一天是青铜I,差了两个段位,那沉重到几乎如同实质的压力,差点让丁一天把自己都卖了。事后丁一天回忆起来,觉得自己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就被对方的魄力压垮,还是因为【坚持】这个固有能力的存在。

若是换成一天前的自己,早就已经溃不成军了。

白银II,果然名不虚传!

丁一天和马训利也差了两个段位,他和马训利正面怼,哭的应该是马训利!

如果连马训利都对付不了的话,他干脆把诚信币满大街一撒,自己一头撞死在豆腐上好了。

“那我就回去了,如果你有什么事,随时打我,随叫随到。”梁力文道。

他今天当然不能歇着,虎溪机械迎来重生之机,梁力文还有很多事情要忙。

目送梁力文离开,丁一天转身进了门厅,果不其然,丁一天看到了马训利就站在门厅里,似乎正在等着他。

马训利还向丁一天的背后看了一眼,发现只有丁一天一个人,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又板起脸来:“昨天你夜不归宿,到哪里去了!”

丁一天敏感地捕捉到了马训利的色厉内荏,他回忆了一番当初郭远望的做派,轻轻一抬下巴:“进去说。”

说着,丁一天就大步走进了门厅旁边的导员办公室,一边走,丁一天一边在心中默念:“强硬,强硬,强硬!”

似乎念几次,就能学会郭远望的【强硬】似的。

走进了导员办公室,丁一天站在办公室中间,又是一抬下巴,指向了旁边的凳子:“坐!”

反客为主,占据主导!就像是当初郭远望毫不在意的坐下来一样!

在说话的时候,丁一天在心里告诉自己,导员这家伙是个软蛋,是个软蛋,是个软蛋!

要强硬,要强硬,要强硬!

导员茫然地看着丁一天,然后……坐下了。

丁一天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微微俯下身子,一伸手,扶住了导员背后的资料柜,把脸凑近,死死地盯着马训利。

郭远望逼迫丁一天时,情绪上简直是毫无波动,但是丁一天还做不到这点,他的面色有点凶恶狰狞凶恶。

他咧嘴一笑,在他的想象中,自己这会儿的模样,大概就和进击的巨人里那些血盆大口的巨人差不多。

“马训利,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你……”马训利有点结巴,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脑袋咚一声撞在资料柜上了。

“你果然不知道……”丁一天又是咧嘴一笑,“你想知道我昨天晚上去做什么了?”

丁一天犹豫了一下,这种时候是该说自己参加了一场几千万欧元的谈判来吓吓他呢?

还是说你这种垃圾压根就没有资格知道呢?

谁想到丁一天还没说话呢,马训利已经连连摇头:“不,不,我没想知道……”

咦?这就跪了?

果然是个软蛋!

丁一天简直不敢相信,之前的自己,竟然对马训利这个导员畏之如虎!

当然,丁一天并不知道,马训利早就已经被黄硕摧残废了,更不要说,马训利是个只有两三点个人能力的弱鸡,其中一个还是【媚上】,而丁一天有诚信值的加成,实打实比马训利高出来两个段位!

“你……没想知道?”

“我……我昨天只是担心丁同学您的安全,所以去看了一眼,我真的,真的没有打算告诉任何人!”马训利慌忙道。

“周土豆可不是这么跟我说的。”丁一天站直了身体,居高临下俯瞰下意识缩起了身体的马训利。

“没,我真的没有!”马训利手忙脚乱的从背后的文件柜里拿出来一张表格,“你看这是我昨天晚上的检查表,我……我压根就没记你的名字!”

“这张表能证明什么!”丁一天抓住那张表,看了一眼,然后想起来当初杨秋岩骂哭马训利时的做派,一抬手,啪一声把那张表摔在马训利的脸上了。

“我……我真的没有,丁同学,我……我……”马训利果然带上了哭腔,就在此时,门口有人敲门:“老师在吗?那个,我想说丁一天同学他是为了做调查所以才夜不……”

周土豆看到那红色捷豹回来,立刻就跑下楼,恰好看到丁一天和马训利进了办公室。

周土豆是鼓起了勇气,才打算进来拯救丁一天的,周土豆学习辛苦,为人踏实,经常帮导员干点杂活啥的,他觉得导员可能……能给自己一点小面子。

他刚刚打开门,就看到导员泪流满面地扑向他:“土豆同学,你快点帮我解释一下,我真的没有记丁一天同学的名字啊!我真的没有!”

周土豆下意识地左右看了一看,没有杨秋岩。

那就是说……

丁一天把导员骂哭了?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
京都儿童医院能用医保卡吗
贵阳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保定治疗龟头炎费用
银川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下一篇:野旷天低树全诗

上一篇:中星美华邨_a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