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徐灿用双拳改变命运

2019-07-12 20:49:2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新华社北京5月24日电 题:徐灿,用双拳改变命运

新华社记者韦骅

“为什么帕奎奥是我偶像呢,感觉他和我有相同点,就是用双拳改变自己的命运。”面对记者的采访,徐灿如是说。2019年年初,徐灿在美国休斯敦战胜罗哈斯,成为WBA羽量级世界拳王。他的双拳,不仅捧回了一条金腰带,也为他撞开了另一个世界的大门。

与帕奎奥比起来,虽然徐灿的童年没有那般艰苦,但也并非一片坦途。因为家庭的缘故,徐灿小时候与父母辗转全国各地。2009年,徐灿一家子从新疆回到湖北,徐灿原本想直接去昆明练拳,但母亲执意让他在湖北把初中念完。

“我回湖北上了半年学,爸妈也在宜昌开了个米糕店。但是上了半年之后,我有点不想上下去了,就和家里提意见,我爸肯定是很高兴的,当时就三个人举手投票,最后是二比一赢了我妈,她也没话说了,我们就一块去了昆明。”徐灿说。

到了昆明之后,徐灿的爸妈开了一个小门面,但因为生意不大好就关了。后来妈妈在酒楼做保洁,爸爸做起了保安,维持一家人的生活。而这时的徐灿,和大多数行业的小字辈一样,在练拳的同时,也承担了拳馆里的脏活累活。

“刚去是初学者嘛,平时自己就是去得早、回得晚,所以当时看我作息时间就让我当馆长。平时收收学费、带带学员,擦地、扫地这些都是我在干。”

在采访中,徐灿提到最多的是他的父亲徐小龙。正是在他的熏陶下,徐灿才耳濡目染走上了拳击道路;在徐灿遇到挫折想放弃时,也是父亲的鼓励,让他渡过难关。

职业拳击,只有比赛才能有出场费。2013年的时候,看到队友们有比赛但自己没有,徐灿就有点着急。徐灿觉得父母工作太辛苦,自己又没能缓解家庭负担,心理压力就比较大,于是就和家里闹别扭,想放弃。

这时,爸爸的一席话让徐灿坚持了下来。“我爸说都练了三年,觉得我肯定会出成绩的,他说先不要想什么经济上的东西,等机会来了好好把握就行。”

徐灿接受了父亲的建议,但也提出了一个小要求,就是到他妈妈工作的酒楼去当临时工,“那时候馆长我也没干了,每天训练完就去酒楼当服务员。”就这样,徐灿又在酒楼里做了两个月。

老爸所说的机会在6年后终于来临,徐灿获得了挑战世界拳王金腰带的机会。为了这场比赛,徐灿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备战。“赛前一个月,专门从菲律宾请了陪练过来,陪练的体型包括打法和对手蛮相似,和教练团队看了对手的很多视频,做了针对性的训练。”

休斯敦之夜,让徐灿一战成名。他也承认,在拿到金腰带之后,他受到的关注度高了,采访也多了,有时路上也会有人认出他来要求合影,可他仍保持着刚接触拳击时的那份初心。

“成为世界拳王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梦想,现在也只是完成了一个最初的梦想,世界拳王不是一个拳手的终点,它也是另外一个起点,你打赢这个对手,你还要再打赢另外一个对手,所以首要目标,就是卫冕我的这条金腰带。”

徐灿的卫冕战,在5月26日就将举行。在老家江西抚州,徐灿将面对来自日本的久保隼。徐灿透露,其实今年过完年回北京后就开始准备这场比赛了,虽然当时时间和地点都没有确定,但他知道这场卫冕战迟早要来。

“得知比赛日期和对手的时候差不多还有两个月,我们还是专门从菲律宾请了两个陪练过来,之前请了一个,但是发现不够打,后面又请了第二个。这次还从法国请来了尼古拉,做最后的赛前调整和技战术的安排。”

2009年,徐灿的师兄熊朝忠在日本东京挑战轻WBC蝇量级世界拳王内藤大助,结果客场告负。巧合的是,徐灿的卫冕战距离那场比赛已过去整整十年。再加上主场作战,徐灿免不了会有一些压力。

“压力肯定是有的,但是自己觉得在这方面心态还是不错的,把压力转成动力吧,所以每次训练都想不留余力地完成。”徐灿说。

兵发休斯敦之前,徐灿曾告诉记者自己有八成的把握打赢罗哈斯。卫冕战开打在即,当徐灿再次面对这个问题时,他毫不犹豫地说:“八成!”(完)

男子与吧机修发生口角召集同事将其捅死图
债务链捆绑制造业
山东烟台市金茂汽车农机交易广场隆重开业
2013广东农民工歌唱大赛启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