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唯我剑尊 619 傀儡

2019-10-19 04:01: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唯我剑尊 619 傀儡

那高达数丈的仗剑凶神,在这雄伟到匪夷所思的石殿之中,却仍然如蝼蚁一般渺小。不过,在咖罗明等人的眼中,却另有一番不同意味。

他们看到,那高大的仗剑凶神,一手轻轻点出,随后拇指和无名指、小指轻轻曲起,无论是次序还是角度,都无懈可击。而食指和中指并拢,在空中画出的轨迹,更是让人看得清清楚楚,毫无下次。

一个剑诀的施展,此刻瞬间被放大,每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的展现在人前。此刻,就算是咖罗明,也不能不赞叹,许易阳发挥出来的这个剑诀,恰到好处,没有一丝下次。

随着仗剑凶神剑诀捏出,青蛇也好,鸣古也罢,乃至重山、流年、云光、凝旭等等飞剑,齐齐的嗡鸣起来。而此外的百口飞剑,则在这10一口飞剑的下方,它们闪耀着光华,宛如云霞,衬映得那十一口飞剑,宛如高踞龙驹之上的绝世武将,正要对敌阵发动突袭。

“斩!”几乎是一瞬间,许易阳剑诀向前点出。

没人能够形容那一瞬间所发生的事情,众人所能看到的,只是一道雷光忽然闪耀起来,恍如撕裂了天地一般。

一股雷光狂潮轰然闪现。就在这一片飞剑的上空,出现了一片电浆之云。这一片电浆凝结成云霞,随即就有无数雷光坠落。

不多不少,每一口飞剑,都有一道雷光轰击上去。只是,这些雷光却不曾将飞剑角落,反而附着在其上,让那些飞剑变得电光灿然。

而就在此刻,这些飞剑瞬间消失,等到再度出现时,却化为无数电光圆盘,那急速旋转发出的破空尖啸,是那么的震慑心魄,叫人没法自已。

只可惜,许易阳现在面对的是傀儡,否则这必定让他占尽上风。

1看到许易阳这等威势,西山琅也轻轻点头。他从不曾想到过,宝物居然也能够和纯粹的气力融合在一起——武道真意,或者说天地法相,并不是真实存在的物体,而是能量的高度凝结。

可现在有实质存在的飞火霹雳旗,竟然和能量融合在了一起,那末……西山琅也从不曾见过这样的事情,现在这天地法相算是什么?

不对,西山琅忽然皱起了眉头来,和飞火霹雳旗融合在一起的,是雷劫神兵。虽然说,雷劫神兵也是能量凝结而成,但是……抛开一切不说,天地法相会使用宝物吗?

现在,出现在众人眼前的,便是天地法相在操控飞剑!

这可真是……这可真是……这可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了。

西山琅深吸口气,庞大的身躯上再度水光粼粼,将许易阳护在了身后。

而在前方,飞剑化为电光之轮,向前急速飞旋斩杀。那天地法相,似乎是最冷酷的战役杀戮机器,最大限度的在发挥着力量。

10一口先天珍宝级的飞剑,化为十一一个电光之轮,带着兹兹作响的电流声,向前急冲。而在它们的身后,则是那些法宝飞剑相互组合而成的剑轮,每二十口飞剑成一剑轮,共计五个剑轮在后方发出尖锐咆哮……

穹顶遮天蔽日的压下来,一见到这些飞剑斩击,立刻微微一晃就有了变化——许易阳敏锐的察觉到,就在飞剑攻击的那个方向,无数傀儡聚集在了一起,瞬间化为一股狂潮率先轰击了下来。

远远看去,一个黑色穹顶,恍如天空崩落,当头罩下。而在这黑色穹顶之下,则有几个修士挺立。就有一条雷光长龙轰然冲天而起,对着那穹顶逆流而上冲击而去。

就在这一瞬间,那穹顶却骤然变化,仿佛天河决口,有一条黑色瀑布轰然从天而降,对着那雷光长龙迎头痛击而去。

是瀑布淹死了长龙,还是长龙击碎了天空?

没人知道。只是,在两者接触的一瞬间,1声巨响,还有使人牙酸的吱呀声响起,就仿佛有人在用锯子在玻璃上划动一般。

无数碎块坠落下来,那些傀儡在先天珍宝级的飞剑面前,身躯不再坚固。而那些雷光,则更是犹如恶魔一般在到处肆虐。

凡是被雷光感染到的傀儡,动作立刻变得迟缓起来,然后被飞剑轻松1斩而过。只是,数量的极度富集,也会构成巨大的优势——那些傀儡的碎片,如同倾盆大雨一般从天而降,可是节节败退的,却许易阳出击的飞剑。

许易阳深吸口气,现在,到了最后的气力爆发之时。

那便是,武道真意!

脚步轻轻迈开,成弓箭步,许易阳身躯微微改变,重心压后,双手虚握,放在胸前,就如同执剑贴于自己眉心一般。

那仗剑凶神亦如是。

深吸一口气,让心思沉静下来。这一刻,一切都不存在了,没有了从天而降的疯狂傀儡,也没有了身边的火伴。

有的,只是手中那一口剑。

“破锥杀!”骤然,许易阳疯狂呼喝起来,双手猛然向前直刺了出去,同时腰肢猛然拧转,双腿发力,重心顺势前移……然后,他就面色一片惨白,颓然倒地——这是最后的气力,此刻爆发之后,除非他再度消耗精血发挥秘法,否则体内便是贼去楼空,没有丝毫气力。

而就在这一瞬间,那仗剑凶神,却瞬间猛然冲天而起!

所有的飞剑,都在仗剑凶神冲天而起的一瞬间,尽数集中到了他的头顶。也正是在此时

,仗剑凶神持剑双手已经高举过头顶,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庞大的身躯轰然急速旋转起来,宛如一个巨大的钻头。

10一口先天珍宝级的飞剑连同一百口法宝飞剑,也在此时齐齐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钻头,在仗剑凶神的头顶急速旋转起来。

仗剑凶神还未曾到达,那飞剑已到了。众人只看到,那些傀儡碎片,已遮蔽了天空……

见到这等情形,众人都微微松了口气——许易阳如此凶横的一击,必定能够击溃这些傀儡的合围。光是飞剑的这等威势,就足够了……

不对!众人刚刚松了口气,就骤然看到,那些宛如洪流一样强硬对轰的傀儡,居然瞬间起了变化。它们轰然四散开来,化为一张大,将飞剑笼罩其中……

无数月牙光刃就在这一刻忽然闪耀起来,遮天蔽日的轰击到了飞剑之上。

这就如同无数细丝缠绕,虽然瞬间就会被斩断,可是当有足够的数量时……就算是飞龙,也会被蜘蛛捆住。

而眼前,便是如此。那飞剑钻头继续向上,不过一丈,便昏暗了下来。一声龙吟,所有飞剑一闪,尽数回归剑匣之中。

而此刻,武道真意,直面巨。在巨之后三丈,便是傀儡组成的穹顶。

许易阳此刻已脱力,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而已。

说来话长,斯时这不过是稍纵即逝之间而已。甚至,此刻咖罗明和庆希林才看看回过神来。他们眼见许易阳将所有力量一次性爆发出去,更看到西山琅用身躯护卫许易阳,一双眼顿时都红了。

“起!”咖罗明几乎是本能的,双手结出繁复法印,随后一口精血就喷了出去。

掌教至尊都能不惜耗费精血爆发全部力量,他又有什么不能的?

而庆希林,也是面色闪过一丝羞辱——她竟然劳烦了主上出手,用身躯去护卫伙伴……这如何不是羞辱?

所以,庆希林毫不犹豫,白狼豪瞬间化为一道光柱——同时,她一口精血喷出,顿时那光柱就化为血色。

血色月光!

而就在这些血色月光亮起的瞬间,若有若无的狼嚎声,在四面八方响起。只不过一眨眼,众人就看到,在那血色光柱之中,无数双眼血红的巨狼疯狂的扑了出去。

而就在此时,1声悠扬凄凉的号角响起。长戟正方,第一次爆发出了全部的气力。只见那乌黑长戟一晃,就化为无数,凭空更是幻出许多身着铁甲的士卒,伸手一引,顿时便手持长戟,向着前方冲锋而去。

巨狼和甲士,并驾齐驱,向前突击。

而在他们的前方,则是那武道真意,宛如绝世大将,正率领精兵冲击敌阵。

轰然一声巨响,许易阳只感觉自己的气海和识海齐齐大震,一口鲜血就抑制不住的喷了出来——武道真意和傀儡巨接触的一瞬间,那剧烈的震荡,立刻就传递过来。固然,这巨再如何强悍,被那么多飞剑轰击之后,也是强弩之末,再也没法奈何这仗剑凶神了。

仗剑凶神毫无疑问的一冲而过,直直的撞击在了那厚实的穹顶之上。刹那间,无数碎片从天而降……那厚实的穹顶,在众人的眼中,立刻就出现了丝丝裂痕。可这没有丝毫花俏的对轰,也让许易阳的气海出现丝丝裂缝。

由于这样的对轰,乃是纯粹气力的比拼。而许易阳虽然说综合实力强悍,就算面对大乘期修士,现在也有一搏之力,可是……说到纯洁的力量,元婴修士如何能是如此多傀儡合力的对手?

他没有气海破碎,就已是侥天之幸了!

武道真意,瞬间溃散,化为流光,在空中一闪即逝。而就在此时,甲士和巨狼,双双而至。

而那些傀儡,再一次齐齐吐出月牙光刃,对着甲士和巨狼轰击而去。

最惨烈的厮杀,爆发!

沧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乐山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新疆牛皮癣
沧州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乐山治疗妇科方法
分享到: